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项维仁与大罗山  

2011-09-09 08:38:09|  分类: 弹铗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维仁(1760—1827?),字子奎(“子奎”仅见于周衣德所撰《寿春生小传》,据温博所藏项维仁作品款识,均未见署名“子奎”字样,可能此为早年谱字)、寿春(有阳文印三),号勉轩(有阳文印二)、果园(有阳文印三,阴文印一)、五美山人(有阴文印一)、松台客樵等,斋名有“知止楼”(阴文印)、“晚晴庵”(仅见诗题)、“寄山草堂”等。永嘉人。工画,亦擅有诗名。《光绪永嘉县志》十八《人物志》有传。

项氏生年依据有二,一见诗题《六十首春偶兴(庚辰 1820)》,一见题《仿赵文敏笔意》画跋:“道光元年(1821)岁次辛己孟冬上浣,仿赵文敏笔意于松西别业之晚晴庵。果园项维仁时年六十又一。”确证项维仁生于1760年(乾隆二十五年庚辰)。卒年《小传》有“年近七十,自知将终命”的说法,又据项氏诗“年开七秩物同嬉”(《即事偶吟》)、“且喜年华七秩开”(《四时》)的说法,项氏可能虚岁寿晋七十。洪振宁《温州文化编年纪事》援引朱锋《果园吊项处士》、黄汉《游果园吊项处士》定为1827年,比较接近“年近七十”提法,但稽查朱、黄原诗未见确证,存疑。

乡著会本《果园诗抄》有沈源瀚题识云:“维仁,字寿春,号果园,嘉庆时布衣,永嘉人,所居在落霞潭水心一带。”落霞潭在今松台九山一带。项氏画大部分署“作于松西别业之霞外轩”,如果系项氏斋名,则与其号“松台客樵”,可确证其居处。但“客樵”、“别业”证明项维仁并非松台山下的原住民。《小传》谓其曾逃避某官吏的索画而出游吴越,归居松台山下,“筑园莳梅数百本,杜门不出,自号果园。”林滋秀《快轩诗则》云:“(果园)壮岁出游,足迹遍大江南北,厥艺益进。”温博藏项维仁作品《风竹》款署:“东坡居士风竹用笔劲利,有万窍怒号之势,曾于丙午(1786)秋间见之金陵秦蓬莱殿撰家。越今二十余年矣。”则所谓壮岁出游是在二三十岁,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据果园诗题《忆乙卯岁同游大罗化成洞……》及温博所藏较早的一幅山水画跋纪年“嘉庆七年(1802)岁次壬戌仲冬下浣作于寄山草庐之半树轩。”可知项氏三十五岁左右至四十岁左右均在温州活动,那么出游时间当在三十五岁之前。由丙午至乙卯,项氏至少有十余年不在本地。

据温博所藏八十馀件项维仁作品的款识年代可知,现存的项维仁的大部分作品在于吴越归来之后,署款多为果园、勉轩、松台客樵,时段多集中在中晚年,故其“本朝永嘉第一”的地位的确立,亦当在晚年。

项氏小疾而逝。子二,一为僧,一守祀。高弟子有“三山”:永嘉陈恭(字地山)、汪秀林(字霁山)、平阳吴第(字次山),以次山为最。

项维仁以画名世,被董正扬誉为“本朝(嘉庆)永嘉第一”(《岁暮怀人诗》之二《项勉轩布衣》),孙同元称“永嘉画家前推项果园维仁,用笔颇有秀逸之致。”(《永嘉闻见录》卷二)现今所见项氏山水风格多样,有拟范宽、大米、赵孟頫、黄公望、文徵明、唐寅、董其昌、四王等等,不过大多略得形似,笔路以细密刻画为主,山体皴笔清晰,罩薄色其上,苔点密密麻麻毫不含混,山凹处点景花卉以双钩填色为之,设色亮丽,装饰性意味比较浓。总体画风接近吴门画派,当与其早年游历吴越有关。今观温博所藏之果园笔墨,主要系山水与兰竹,而写意兰竹居多,多作于晚年,随意涂抹,笔丰墨润,似较山水更胜一筹。

作为画人,对绘画体悟境界高低,有没有中得心源是因人而异的,但不可能不师造化,毕竟传统山水画是具象艺术,搜尽奇峰打草稿是许多画家必做功课。项维仁亦不例外,他的成名作便是雁荡山,周衣德谓:“生平惟《雁荡山全图》为得意笔,百二峰奇形诡状,活现纸上,各肖其象,十八刹雨、龙湫瀑布金碧辉煌外烟云弥漫,水势欲飞,令人炎夏生寒,真奇作也。”项维仁也画过大罗山,《诗抄》有《题〈冒雪游仙岩图〉同王无欲、苏鲁美、僧景方作》。我们看不到原作风神,但通过古风可以感受到画作的酣畅淋漓与此行的豪迈气势:

岁维乙卯春之初,横阳王郎同二苏。裹粮招我搜雲区,有衲也来攀飞裾。欲登雁荡天模糊,彤雲连海冰折车。斟酌泛棹回南湖,扁舟直抵化人墟。大罗山好亦堪娱,披裘着屐经崎岖。子由作文工养吾,黄河泰岳曾追摹。此为小品乃其馀,王洽泼墨兴更殊。林峦到眼供染濡,怪石欲遣秦鞭驱。瞿昙圆公诗格臞,非禅非律心慕儒。岚光烟影见真如,余也可称胆气粗。凭凌峭壁如猿禺,是时雪大风乱吁。高峰垒玉石溅珠,仙关掩隐天花敷。飞泉眩目倾琼琚,直入阴洞粟起肤。只宜逃暑凉尘躯,严寒排闼真狂狙。山灵莫笑诗人愚,如此豪游千古无。兴阑提榼归精庐,战寒拇阵空醍醐。俄而雪止冰轮舒,忽讶大地笼晶壶。醉眼相看各欷歔,百年此乐幾逢诸。人间佳景原不孤,闲情能得如吾徒。涤荡肺腑洁眉须,此生始知良不虚。乘酣磅礴偶成图,雪泥鸿爪又何须。掷笔大呼吁嗟乎,如此豪游千古无。

现所见项氏有拟黄大痴《听秋图》浅绛中堂,中景光溜溜的巨石耸峙左右,细笔疏皴,绝似大罗山的花岗岩构造,左下角造了石屋子以及石块垒成的墙围,这是大罗山一带常见的建筑风格。当然这只是臆测,但至少透露项维仁绘画些许地方性元素。

除了画家山,项氏与大罗山更有一层渊源关系,即项维仁的早年生活可能在永嘉场一带。

关于项氏的早年出身,则有二处孤证,其一,项维仁题画诗《墨梅》:“吾家旧宅大罗东,万树琼英照朔风。”“罗东”虽系押韵的需要,但“旧宅”亦有可能夫子自道,实指其人早年出身永嘉场一带。且项氏有诗题《忆乙卯岁同游大罗化成洞君有句云此间可读十年书余常赏为佳句并约一二年后温经洞中今屈指六年焉彼此皆不随志宁无憾乎》七律,句云:惭愧大罗山在望,此间曾读几年书。可见项维仁之于大罗山应当往来比较方便。另,项维仁亲僧道,一号“五美山人”,会不会取典于本地茶山五美园呢?或者可证项维仁曾经在茶山宝际寺参禅。仅凭孤证无法断定项维仁出身,但此二者均与大罗山有关,作为画家诗人的项维仁平生于本地风光有深切感情。果园之爱罗山,当缘于家山亲切,或入山参禅。另有一说,项维仁系瑞安人,但未见确证。

现学界对项维仁的关注不高,一方面是因为项氏一生大部分以布衣身份活动在本地,“无名无誉一生过”(《示儿子庆遐》)。一方面可能是项氏的绘画趣味比较平民性,置之画史类似者比比焉,现市场拍卖价格亦不是很高。其三亦缘后继乏人,与汪香禅的情况有所不同。当然做为乡贤,挖掘项维仁还是有填补地方艺术史学术空白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