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徐州“一夫二妻”董锋案:数十位行贿官员今安在?  

2009-09-01 10:17:27|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州“一夫二妻”董锋案:数十位行贿官员今安在?

徐州“一夫二妻”区委书记董锋出事,可真是把徐州的官场捅了个大窟窿。不仅董锋“进去”后,徐州官场一片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就连董锋被宣判后,徐州方面对公开董锋的判决书也是“三缄其口”,死活不肯把判决书“阳光”出来。即便一不小心“阳光”了,举报人王培荣不过做了一个网络晒晒的“无用功”,有的人也居然如临大敌,愤而在大小会议上说狠话,会后果真在做绝事。看来,罪人董锋捅的这个大窟窿是够大的,他不仅对人民犯了罪,还造成了徐州官场的大震荡,给整个徐州官场带来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对大量的、如今还在担惊受怕的那些官员犯了罪。
董锋的确对不住那些官员。你自己出事了,就不该连累曾经的哥们兄弟。人家给你送点礼、行点贿,你干嘛那么兜不住都给“招”了出来?你怎么能一点哥们义气都没了呢?“招”出来也罢,判决书也不该那么明白清楚地给“强调”一遍,弄得判决书出世了却不敢面世,即便一不小心面世了,也万万不该“面世”到王培荣这样的人手里,搞得到现在还人人自危。
其实,董锋出事、董锋被审判、董锋的判决书“被”面世,这些都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事。腐败也罢,犯罪也好,这在欣欣向荣的中国,毕竟是“一小撮”。把这“一小撮”坚而决地打掉,净化社会风气,端正党风政风,焉怕之有、又焉错之有啊?但目前看来,有的人确实怕,怕到胆颤心惊、惶惶不可终日的地步,怕到对手无寸铁、无职无权的王培荣恨之入骨、几欲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从本该大快人心到现在有的人很害怕、很惶惶、很恐惧,这种现象的确耐人寻味。而要解其“味”,自然而然的思路便是:判决书之后,社会风气好转了吗?党风政风正了吗?该处理的处理了吗?该问罪的问罪了吗?也就是说,那些被判决书言之凿凿点名的行贿人,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已经穷途末路了,抑或还在理直气壮、神气活现、甚至还在蒸蒸日上?也就是说,在徐州“一夫二妻”董锋案中曝光出来的数十位行贿人今安在?他们目前的状况,似乎就是一种印证,印证党的方针政策在徐州有没有得到执行,印证有的人是真的反腐败还是假的反腐败,印证有的人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
那么,那些行贿人的近况到底如何?不用费太多笔墨,做一些例举就可以了:
行贿人常 ╳,时任江苏省铜山县建管局局长,现任铜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升迁;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行贿人陈╳╳,时任江苏省铜山县黄集镇镇长,现任该镇党委书记。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升迁;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行贿人郭╳╳,时任江苏省铜山县三堡镇党委副书记,现任铜山县建设局局长。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升迁;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行贿人李╳╳,时任江苏省铜山县大庙镇党委书记,现任铜山县农工办主任、扶贫办主任。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平调,自偏远乡镇进入县政府所在地工作;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行贿人李╳╳,时任江苏省铜山县马坡乡党委书记,现任铜山县人大副主任。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升迁;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行贿人李╳╳,时任江苏省铜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现任中共铜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行贿前后官运路线:升迁;被曝光行贿丑行后被查处情况:未被任何查处;
……
够了!上述例举,是根据王培荣的分析以及江苏省铜山县政府网站做出的。董锋在提任徐州市泉山区区长和区委书记后,也在泉山区收受大量贿赂,行贿人升迁情况也与铜山县一样恶劣。不过无论是哪个官员大肆向董锋行贿了,根据统计,超过90%的官员未被任何查处或受到任何党纪政纪处分;即便有个别官员不幸“落水”了,也与董锋的劣行无关、与其是否向董锋行贿无关。也就是说,董锋东窗事发,其效应就是董锋本人身陷囹圄,至于与此相关的所有的恶行、丑行,所有的违法犯罪,都未被得到任何处理。延伸开来说,如果对董锋来说,受贿是罪恶的;那对行贿人来说,行贿是快乐的,至少是相安无事的,甚至是可以升迁的。这些都强烈地暗示人们,在当下徐州,官场贿赂已成公开的秘密,贿赂是升迁的必要铺垫,贿赂不会被查处,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约定俗成。真所谓:行贿不要紧,只要官能升。抓了他董锋,无碍后来人。
这哪儿还有王法?这是什么混账逻辑?
但这种逻辑再混账,它也可以大行其道。为何?据说此逻辑的鼻祖是官拜副部级的显赫要人。他称,如果对行贿的官员再处理,徐州的活就没人干了。为着稳定、为着徐州的官场能一片歌舞升平,那点小腐小败就忍了吧。看来,他愿意成为徐州官场腐败的保护神,愿意为徐州官场的稳定买单,愿意为不正之风冒着出卖党性、人性、良知和人格的风险。不仅如此,为了维护这种稳定,为了维护这部分腐败分子的既得利益,他甚至已开始进一步走向了反腐败的反面,不惜假借徐州市委的名义向江苏省委、国家教育部打报告,滥施罪名,要求对民间实名反腐败举报人王培荣采取措施。这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疯狂举动,正在损害中国***的威信,正在伤害普通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感情,正在为腐败、在不正之风撑腰壮胆,正在暴露他赤裸裸的视反腐败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本来面目。
与徐州官场一片安稳相对应,捅了徐州官场篓子的始作俑者、徐州的实名举报人王培荣几乎一天也没安稳过。大量的媒体都在报道他经常挨打的事,甚至称他挨打已成习惯;而即便在派出所门口挨印有“公安”的头盔打,也成了公安机关破案的疑难杂症;即使媒体指称王培荣挨打“疑与被举报(常务)副市长(李荣启)有关”,公安这个时候也做了婊子,——既称自己是公安,又对媒体非常明确的提示装聋作哑。——这不是婊子又是什么?当然,也许公安这样做,也未必它自己的意思,这次它也许没有“涉黑”,但它涉了官,——于是能查也不会查,想查也不敢查,更不用说它或许根本就不愿查。这些又都似乎在提示人们,极个别人要的稳定是有所选择的,他要的,是个别官员群体、既得利益者的稳定,至于与此相对应的百姓的稳定,则丝毫不在他的考量范畴内。
看来,向董锋行贿的官员今安在,这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问题,它事关是腐败还是反腐败,事关是正义还是非正义,事关徐州能否贯彻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事关徐州本质上的稳定和发展。因而人们相信,如果极个别权势在手的人罔顾腐败、打击反腐败,即便他一时得势,也最终不会有好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