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我和我爸  

2009-06-21 18:11:57|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我爸
郑亚旗

有我的场合,通常都会有一个话题,迅速的引起大家的共鸣,然后谈论不休,这个话题不是央视为什么着火,也不是卫星相撞是蓄意还是巧合,更不是哪个后妈给孩子喝了三鹿,而是和我讨论他们从小的快乐。

一天下午朋友把这本《城客》杂志和BlogBusCEO横戈介绍给我,我和横戈在msn上聊天,结果和他说了一个小时我爸的童话是如何影响他的童年,如何改变他的人生,跟横戈聊完天,我开车到一个商业街和朋友吃饭,碰到一个推销“爱心咖啡”的女孩,她看到我,先是笑得很甜地问:“要不要杯爱心咖啡?”我礼貌的拒绝了,可他盯着我看了一回,问我:“你是郑亚旗吗?”得到肯定后女孩开始滔滔不绝叙述我爸在她童年时给她带来的快乐,一边走一边和我说她因为老师没收他没看完的《鲁西西传》而哭了一天。告别这个女孩走进餐厅,刚刚坐定,朋友把我介绍给他另外的朋友,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又开始说从小看皮皮鲁鲁西西的故事,这也就顺便变成个整个晚餐的话题。

老爸——郑渊洁,虽然我到现在管他叫爸爸的次数不会比做“V”时用的手指数多。我不知道他到底影响了多少人,但是不管他做什么事最先影响的肯定是我。他对我的影响是纯粹父亲对儿子的影响:从我出生到十八岁郑渊洁对我最大的影响是用身教完成的,让我看到了他通过正当劳动,把家里的生活条件变得越来越好,从自行车、公共汽车到摩托车,从摩托车换到汽车,然后汽车越来越好。他的知名度也随着家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而水涨船高。

其实,这对我也是双刃剑。

一次在和海岩儿子侣皓吉吉参加节目讨论“名门之后”这个话题,我们俩讨论这个话题应该算有一定权威性。他在节目中问我删不删在Blog里骂我的回复。我当时的回答是“别说我会删了,郑渊洁也照删不误,而且还是雇助理删”,这个话题后来演变成我们小时候如何面对外界对我们的评论。还有我在十八岁之前有过一段时间拒绝让朋友知道我爸是谁,如果有人知道了我爸是郑渊洁我就会远离他们。现在想起来挺可笑的。我从小就会听到类似“他不就是靠他爸”等等类似的评价,这种评价我到现在还能听到。其实说这些话的人等于在章子怡的Blog留言说:“你不就长得好看吗?”说姚明“你不就父母长的高,所以你也高,才能打NBA吗?”我觉得这些其实都是很正常的事。

前几天接受采访,主持人问我生活在郑渊洁光环之下是什么感觉。郑渊结不是耶稣,但是我明白主持人的意思。如果一定要用这种形容方式的话,我想说:我生活在郑渊结的阳光之下春风得意。

原刊登于《城客》杂志

周日是父亲节,把郑渊洁的一篇文章转贴过来。原文刊登于09.6.19《北京晚报》
父亲的含义是榜样
                                    郑渊洁
我1955年6月出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那时我父亲郑洪升是解放军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的哲学教员。
我父亲只上过三年私塾。他如果要将当教员的职业持续下去,需要自学支持。
从我出生起,见到最多的场面,是父亲趴在桌子上看书写字。父亲是抱着一岁的儿子郑渊洁看完《资本论》的。至今我家收藏的那本《资本论》第955页右侧空白处的铅笔道就是我的眉批。由此,我从小就对看书和写字产生了崇拜心理。
父亲从来没有打骂过我,如果我“犯了事”,父亲“惩罚”我的方式永远是写检查。我读到小学四年级时,邂逅“文革”,自此中断学业,跟随父亲到河南农村五七干校。在干校子弟学校,我因为将老师出的作文题目《早起的鸟有虫子吃》改写为《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被老师开除。我在家写好检查等待父亲从农田回来,他一进家门,脸色不好看,明显是获悉了我被开除的信息。我将检查呈上。那篇检查我下了功夫,写成了小说。父亲看着看着,脸上就阴转晴了。我离开学校后,父亲在家教我,他给我上的第一节课,是让我背《共产党宣言》。遇到不认识的字,就自己查字典。
我成为父亲后,继承了父亲家教的衣钵。对于孩子,只做不说。换句话说:闭上嘴,抬起腿,走自己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作为父亲,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是身教。
儿子郑亚旗两岁时,我开始一个人写《童话大王》月刊。我之所以能一个人坚持写一本月刊几十年,很大程度是为了演示给儿子看:父亲靠一枝笔,让家庭丰衣足食。我以为,父亲的身教,比要求孩子考一百分管用。
郑亚旗从18岁生日那天起,我没再给过他一分钱。他先是到一家新成立的报社靠筹建和维护网站以及维修电脑挣工资养活自己。三年后,已经是该报社技术部主任的他辞职,创办《皮皮鲁》杂志,运作我参加各种电视节目筹办由我主持的脱口秀《郑氏胡说》以培训我的口才将我打造成教师,以及将我的所有作品命名为《皮皮鲁总动员》后交给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和创办皮皮鲁讲堂。他18岁后做的以上这些事除了在报社的三年外,都属于通过将我的资源扩大延伸体现他的价值。
前些天,郑亚旗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北京建造了一座硕大的摄影棚,他问我愿不愿意去照几张像。近一两年我有时见到他背着各种照相机,我以为只是玩玩。最近看到他的博客以摄影为主要内容,我有点儿感到意外,得知他建造了摄影棚,我才知道他另起炉灶了。
我去他的摄影棚看了,各种专业摄影设施一应俱全,摄影棚大到能开进去几辆汽车,还有小型电影院。到郑亚旗摄影棚照相的人络绎不绝,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
在他的摄影棚,郑亚旗给我照了几张像。置身于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另类“炉灶”中,我的感觉很是奇特。
我的父亲不是作家。我不是摄影师。为人父的榜样作用不是鼓励后代模仿和照搬,而是刺激后代在继承中变革。
我不知道我的孙辈会从事什么职业,但我相信从小目睹父亲郑亚旗身教的他(她),会敬业和自食其力,因为我们一脉相承。




引文来源  不摄之摄 - 郑亚旗的博客 - 我和我爸 - 腾讯博客 - Qzone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