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从“河蟹时代到“对话时代”还有多远?  

2009-03-10 12:26:27|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贴两文:从“河蟹时代到“对话时代”还有多远?




[傅国涌按:转贴2篇文章,因为与我有关,这真是一个“河蟹时代”,它与我们期待的“对话时代”到底有多远?其实不光取决于朝廷、权贵的意志,同样取决于我们这些愿意做公民、不愿做臣民的普通中国人的意愿和努力。我在豆瓣的小组最初我并不知道,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我去看过几次,再后来认识了创建这个门户的山西雪堂兄。如今这个小小的虚拟世界的家园被河蟹了,两位朋友在午夜梦回之际写下的文章,让我深感温暖和鼓舞。感谢他们,我们共有这个时代。]


河蟹来到我的家


阿啃1919


提交日期:2009-3-1 1:30:00 |


 


昨天下午,我收到豆瓣给我的邮件,由山西雪堂兄创建的,我任管理员之一的“傅国涌先生豆瓣门户”小组,“因含有大量的激进时政、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与讨论,属于社区指导原则所明确的豆瓣不欢迎内容,依据小组管理细则第1条之规定,您管理的傅国涌先生豆瓣门户小组将在此邮件发出两日内被解散,请通知组员自行备份小组中合法的内容和数据。”


我没想到这个小组也会被河蟹,因为这个小组一直很低调,低调到冷清,成员295人,话题23个,还不到两页。并且是个私密小组。讨论的话题基本是傅老师在公开的、主流的媒体发表的文章,我一般都是从新浪博客转帖的。今天去看,被豆瓣删除,导致最终要解散小组的那篇文章《南京<新民报>被封杀之后》,在新浪还好端端在那里呢,包括傅老师的按语。这篇文章最初发在《随笔》,是老牌杂志,后来收入湖南文艺版《寻找失去的传统》,公开出版物。嘿嘿,豆瓣未免太敏感了,超级过敏。估计是这次豆瓣遭遇的压力太大。但是豆瓣你就不能基于商业利益反抗一下,当然,目前看来,只有反低俗到底,才合乎根本的商业利益。但至少,豆瓣如果想取得网友谅解,就得表现出已经跟那个压力抗争过了的样子,而不能乖乖的成为那个压制的力量的同谋吧。





又当然,目前创建人雪堂兄情绪很稳定,管理员阿啃1919也情绪很稳定。前几天白宇极兄的独立博客被关,白兄情绪也很稳定。这是被锻炼出来的。我们已经很镇定了,再神奇的事情发生,也不会再一惊一乍的。以前我的天涯博客文章被删,很愤怒,比喻为“割喉”,现在天涯删帖已经习以为常,前几天我收到站内短信,把我前年的一则文章删掉了,我已经不生气了。因为只要已经有朋友看到,就足够了,就像我看到朋友们的文章一样。一件事情事先张扬之后再删,已经不可避免地造成坏影响,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已经看到了那个不该看到的,听到了那些不该听到的。上次我写南方周末和江老师那文,在天涯首页有1万多点击,然后被删除,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这表示,现在天涯内部至少也有两种不同的力量,这是我根据天涯客观上表现出的状况瞎猜的。


但我有一种想法,我倒觉得,现在的状态,无论对于网站,还是对于网友,都可能是官方对网络的有效控制确立之后的一种真正进步。互联网之初,河蟹机器的控制触须尚未到达,那时候是无政府的自由,当网络收紧,一度造成呼吸不畅,但几年后网民仍创造或云保留了一定的空间。因为,有些力量,我们目前不可抗拒,但在这个力量的运行过程中,存在着一个不那么狭小的空间或云时间段。尽管不是自由全部,但有这个空间,就意味有一定的自由度。





关于豆瓣网友,其实我以前并不是最喜欢的。我觉得他们都是小资青年,看书看碟,讨论形而上学,远在云端漫步,不知道民生疾苦。我更喜欢凯迪、天涯、天益之类的,有一群关注社会热点,一天到晚“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人——多崇高呀,公而无私。我也有这个倾向,关注社会,喜欢大词,有时候未免脸上写满苦大仇深。这个时候呢,经常忘记,生活其实是最具体的,苦大仇深哀民生之多艰,但先要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不过呢,我身上也未尝没有一丁半点的小资遗毒。只是很难把握这个平衡,因为一方面电影音乐书籍自然讨人喜欢,一方面我们的孩子却在有形和无形的毒物包围之中。这样的现实困境中,一个人是很难保持其清醒的理性的平衡能力的。





但这次豆瓣的去低俗化运动之中,我发现豆瓣的网友一个个都是那么可爱。这些人我们都陌不相识,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小小趣味,就像钱烈宪被刺那次讲座的标题。问题是,现在他们连这点小小的趣味也要被取消。崔卫平老师在《我是一只草泥马》中说,他们是一群“持不同生活见解者”,他们的诉求是非政治的,是基于生活的。说白了就是,有人想过一种自己愿意过的有趣的生活,这个诉求其实不怎么妨碍河蟹继续蚕食沃草,但河蟹却举起了尖利的巨螯。这样,在马勒戈壁的草泥马们按照自己的趣味和意愿去过虚拟生活的可能就遭到了现实的威胁。这样,原本并非河蟹天然敌人的草泥马,也被河蟹自己逼到了对立面。





这些豆瓣网友的可爱在于,他们有足够的心智成熟,以一种优越的心态,来面对河蟹的入侵。前一段时间我与一帮朋友聊天,说2008年以暴雪之灾开年,很难忘,而2009年以草泥马反抗河蟹之战开端,更是充满了战斗的激情。我第一次在夜骸兄博客完整看完三个草泥马的故事,简直喜欢得要命。这些天才,我多么喜欢他们啊!面对河蟹的颟顸,草泥马表现出来的那种智力的优越,那种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戏弄,就像一场广场的狂欢。因为草泥马们明明知道,他们拥有绝对的智力优势,草泥马们明明知道,河蟹机器是很愚蠢的。草泥马们个体的智慧显示出了无与伦比的活力,而这个制度内部的执行者,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可笑超越了熊猫的憨态可掬而直达丑态毕露的境地,集丑态毕露之大成。但他们没有人表示羞愧,之所以不感到羞愧,就因为他们躲在制度后面,他们把制度作为了自己的隐身衣,任何一只河蟹,都不敢用真实面目示人。一方面来讲这是河蟹的在暗处,草泥马在明处,似乎草泥马无法抵抗河蟹的入侵,但河蟹作为制度的一员,他在执行命令时是没有创造性的,因为河蟹作为制度的一员,制度不允许他有创造性,制度只允许河蟹成为螺丝钉,那么,除了制造笑话,除了将更多的观望者推到草泥马一边,还会有什么胜利可言呢。而草泥马看似憨厚弱小,任人宰割,但是草泥马正以其高超的智慧,居高临下,表现了思想的勇气。即便河蟹一度能霸占整个马勒戈壁,但草泥马的智慧仍是远高于河蟹的种群,人类文明之所以能持续进步,就在于人类毕竟是要靠理性来规划生活的,而不是永远靠河蟹的巨螯。





今天我管理的小组被解散了,那么我们就准备升级版2.0吧,除非豆瓣永远不开放新的小组注册,除非彻底取消网络。我们自然还要尽量依照我们的内心去生活,至少要过上我们乐意过的网络生活。当然,也要考虑到,这次草泥马智慧的胜利,还仅仅是网络的,网络和我们的现实生活尚有一段距离,但又担心什么呢,一切都在不动声色之中变化。我觉得这不一定会是我肤浅的乐观主义。







时代是何等的低俗



——纪念即将逝去的“傅国涌先生豆瓣小组”



山西雪堂






提交日期:2009-2-28 0:19:00











事先解释一下,豆瓣是一个网站的名字,这种网站属于注册用户自主和自发维护其中内容的性质,主要以传播书籍、音乐和电影资讯为主。这个解释有点多余,而且我也并不清楚这种网站在互联网纪元N年之后发展至今属于什么流派。





很早已前就在书市经常见到傅国涌先生的书,正经买的第一本是《追寻失去的传统》。我曾经说,我们这些人的民国史观是傅先生给的,这不是随便说的。暂且不论观点如何,能持续地把这些相关的人和史料集中推给人们读,叫人们去发觉一个时代的,在那时也只有傅先生这样不多的几个人吧。史观,史观,没有大量的史料的铺垫,何以形成史观?现在民国的史料书满天飞,但是你一看上去,很多都是重复的。而傅先生还在挖掘历史深处的其他人物和故事,不愿走回头路。





收集了一些傅先生的书之后,我突然有了念头要在豆瓣开一个关于他的小组。最开始的想法就是想在豆瓣做书目,或许也算填补一个缺失,我开这些小组的初衷都是想“豆瓣怎么能没有某某位先生的小组呢?”这个小组的定位就是书友会。那一段时间正值国涌先生的著作井喷一样出来,有人说他出书的速度比普通读者读其书的速度都快。这当然是笑谈,不过在长期的积累和躬耕之后,一个学人这样的出书是现实的,那种感觉也非常正常。所以这个小组的第一项内容就是利用豆瓣的搜索引擎和资料库,收集到了国涌先生已经出版的所有著作。后来,陆续加入小组的朋友多了起来,有了讨论的气氛,也有了一点发展壮大的意思。





前不久,有一个新认识不久的朋友,和我说要集中阅读国涌老师的著作,希望能为他推荐一两本有代表性的书。我一时间其实有点迷惘。因为我隐隐地感觉到一个问题,就是真正能代表国涌先生最直接的观点和态度的文字,真正能代表他思虑最多的题目的文字,——这样的书还没有问世。或者说,没有机会问世。无论49年时点的旧知识分子兴亡沉沦、还是一代知识人的言论史,或是民族工业的奠基人传奇,这些题目或许在一个时期成为他的研究目标,但是他的价值追求或是对史料使用上的追求,都指向一个最终的态度表达。这个也是目前思想界方方面面殊途同归追求的东西。这个东西我说不好,但是能体察出来。也正是如此,我才越来越觉得有必要存在一个类似于“傅国涌豆瓣小组”这样的地方。





现在豆瓣网迫于主流舆论以及暗中的一些说不清楚的压力,关闭了这个讨论组。理由是包含有“低俗内容”的文章和讨论。我心里头空落落的。我那收起多年的写杂文骂人的爪牙终于忍不住要张开。因为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件事,我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有如此低俗。而且我这样子的低俗是完全自发的。





我觉得这是娱乐被审查击败的例子。原先本来我们以为现在这样的娱乐时代里,什么都要给娱乐为主的事业让道了。现在一看,娱乐业界随时都有停业整顿的可能,他们只不过在那个闪光灯下的一瞬间显得很主流,其实并不强势。因为娱乐场是别人提供的。豆瓣网也不过是这样。





低俗与否,是最残酷的标准。正如一件物品、一个人物的外表一样,美丑与否其实是存在一个相对的客观标准的。现在居然有人这样来轻蔑地使用这种严肃的标准,来达到一些与之风马牛不相及的目的。我替作为客观事实评价指标之一的“低俗”这两个字感到悲哀,因为这两个字曾经用来形容许多真理性的事实,现在却被别人冒用。这个时代何等的低俗?竟然用低俗的名义维护自己的低俗。





记得幼年的时候,看到一个故事,或是小说,具体篇目记不清楚了,只是一些记忆碎片吧。其中有一个细节是讲主人公在梦中发现自己变成了巨人,一脚踩在仇家弱小的身上,那些对头只留下猥琐的阴影罢了。我觉得这些天夜里自己快做这样的梦了。





2009-2-28于核桃书屋




引文来源  从“河蟹时代到“对话时代”还有多远?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