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中国画学全史(郑午昌)[中国画论坛]6  

2009-01-27 19:04:34|  分类: 谈文说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汉画散见于记载者甚多,但言当时之画,须放大范围;若仅以后人所谓入审美者衡之,则直可谓无画。兹各从其类而述之。蔡氏《汉官典职》:“明光殿省中皆以胡粉壁紫青界之,画古烈土。”《汉书·景十三王传》:“广川惠王越殿门有成庆画,短衣,大,长剑。”《后汉 ·郊祀志》:“文成言上即欲与神通,宫室被服,非象神之物不至,乃作画云气车。”《古今注》:“武帝天汉四年,令诸侯王大国朱轮,画特虎居前,左兕右麋;小国朱轮,画特熊居前,寝麋居左。”是皆有关于礼制者也。《历代名画记》: “汉明帝雅好图画,别立画官,诏博洽之士班固、贾逵辈,取诸经史事命尚方画工图画。”《后汉·蔡邕传》:“光和元年,置鸿都门学,画孔子及七十二弟子像。”《玉海》:“成都学,有周公礼殿,云汉献帝时立,高朕文翁石室在焉,益州刺史张收画盘古三皇五帝三代君臣与仲尼七十弟子于壁间。”是皆有关于教化者也。《汉书·天文志》:“凡天文在图籍昭昭可知者,经宿常宿,中外官,凡百一十八名,积数七百八十三星,皆有州图官宫物类之象。”《汉书·艺文志》:“凡兵书五十三家,图四十三卷。”前者关于天文学,后者关于军事学,皆所以表释学术者也。《汉书·郊祀志》:“上(指文帝)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晓其制度。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时明堂图:明堂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水环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仑,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汶上,如带图。”《后汉书·王景传》:“永平十二年议修汴渠,乃引见景,问以理水形便。景陈其利害,应对敏给,帝善之。又以尝修浚仪功业有成,乃赐景《山海经》、《河渠书》、《禹贡图》。”前者关于建筑,后者关于疏浚,皆所以经画工程者也。《汉书· 成帝纪》:“汉元帝在太子宫,成帝生甲观画堂。”颜师古注:“画堂谓画饰。” 王延寿《鲁灵光殿赋》:“图画天地,品类群生,杂物奇怪,山神海灵,写载其状,托之丹青,千变万化,事各缪形,随色象类,曲得其情。”《后汉书·南蛮传》:“肃宗时郡尉府舍,皆有雕饰,画山神海灵奇禽异兽以炫耀之,夷人益畏惮焉。”是皆以画为装饰,而各有其深长之寓意焉。时有用以记功者,如麟阁、云台之功臣及赵充国像等。(《汉书·苏武传》:“汉宣帝甘露三年,单于始入朝,上思股肱之美,乃图画其人于麒麟阁,法其形貌,署其官爵姓名。”《后汉 ·二十八将传论》:“永平中,显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云台,其外有王常、李通、窦融、卓茂,合三十二人。”《汉书·赵充国传》:“初,充国以功德与霍光等列画未央宫,成帝时,西羌尝有警,上思将帅之臣,追美充国,乃召黄门郎扬雄,即充国图画而颂之。”)时有用以颂德者,如休屠王阏氏、(《汉书·金日传》曰:“金日母,教诲两子甚有法度,上闻而嘉之,诏图画于甘泉宫,署曰休屠王阏氏。日每见画常拜,乡之涕泣,然后乃去。”)胡广、黄琼、(《后汉书·胡广传》:“熹平六年,灵帝思感旧德,乃图画广及太尉黄琼省内,诏议郎蔡邕为颂。”)杨竦、(《后汉书·南蛮传》:“安帝时,蜀郡夷叛,益州刺史张乔遣从事杨竦击破之,竦厚加慰纳,余种皆降,论功未上,会竦病创卒,张乔深痛惜之、乃刻石勒铭,图画其像。”)许杨(《后汉书·方术列传》:“建武中,汝南太守晨邓,署许杨为都水掾,复修鸿却陂后卒,晨于都宫为杨起庙,图画形像,百姓思其功,皆祀之。”)等像;用以表行者,则如陈纪、(《后汉书·陈纪传》:“纪字元方,实之子也。遭父忧,虽衰服已除,而积毁消瘠,殆将灭性,豫州刺史嘉其至行,表上尚书,图像百城,以厉风俗。”)叔先雄(《后汉书·列女传》:“孝女叔先雄,父泥和堕湍水死,百许日,自投水,与父相持浮于江上,郡县表言,为雄立碑,图像其形焉。”)等像,以表孝行;如延笃像(《后汉书·延笃传》:“延笃遭党事禁锢,卒于家,乡里图其形于屈原之庙。”)以表贞行;如李业像(《后汉书·独行传》:“公孙述欲以李业为博士,持毒酒劫令起,业饮毒死。蜀平,光武下诏,表其闾,益部纪载其高节,图画形像。”)以表独行;如皇甫规妻像,(《后汉书·列女传》:“皇甫规妻,为董卓所酷,骂卓,死卓车下。后人图画,号为礼宗。”)所表烈行;如蔡邕、高彪以及乐松等像,(《后汉书·蔡邕传》:“邕死,年六十一,缙绅诸儒,莫不流涕,兖州、陈留闻之,皆画像而颂之。”《后汉书·文苑传》:“高彪迁内黄令,帝敕同僚临送祖于上东门,诏东观画彪像以劝学者。”《后汉书· 杨球传》:“乐松江览为鸿都文学、诏敕中尚书为松等三十二人图像立赞。”)以表学行;凡有功德文学及义烈之足表颂者,往往为之图像。他若画人于桃板,(《风俗通义》:“黄帝时,有神荼、郁垒兄弟二人,能执鬼,于度朔山桃木下,简阅百鬼之无道者,缚以苇索,执以饲虎。帝及立桃板于门,画二人像以御鬼,谓之仙木。”此汉应劭记桃板语也。盖汉承古风,民间画仙木以祛邪,不独此也。)画鸡于牖上,(《拾遗记》云:“尧时有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重精,双睛在目,状如鸡鸣,似凤,时解羽毛肉翮而飞,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则魑魅自然退伏。今人每岁元日,图画为鸡于牖上,盖重精之遗像也。是则汉承古风,而加以变化,由刻木铸金而又为图画矣。”)用以祛邪。武帝画天地太一诸鬼神于甘泉宫,(《汉书·郊祀志》略云:武帝作甘泉宫,中为台室。画天地太一诸鬼神,而置祭具,以致天神。)明帝图佛,(《后汉书·西域传》略云:汉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象焉。)桓帝画孔子像于老子庙壁,(《魏志·仓慈传注》:“汉桓帝立老子庙于苦县之赖乡,画孔子像于壁。”)用以奉祀。霍光之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前汉书·霍光传》曰:“上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以赐光。”)顺烈梁皇后左右之列女图,(《后汉书·皇后纪》:“顺烈梁皇后,常以列女图画置左右,以自监戒。”)以及郡府厅事壁之诸尹画,(《后汉书·郡国志注》:“郡府厅事壁诸尹画,肇自建武,迄于阳嘉,注其清浊进退。”)用以警勉,皆有图画焉。综上所举各例,用途虽异,而用意则与前代以画成教化助人伦者率相合。且能更广其义而益扩其用,自帝室而普及民众,状现俗而兼写史迹,由中国而并及域外。故按各例之内容而推论之,可见汉代政教风俗之真象,如光武以还,凡表行颂德之画迹独多,是即尚节义崇儒术之结果,而有此纯为礼教作用之风俗画也。然上述诸画迹,或附属于建筑,或饰施于舆服,或与其他不能寿世之物质共生命,故自考诸记载,仅能得其轶史外,而其实迹,已早不可得见,欲求其近似实迹者而观之,更当索诸金石。




引文来源  中国画学全史(郑午昌)[中国画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