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金刚经文集 - 67  

2008-12-04 14:16:05|  分类: 宗教及养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刚般若波罗密经讲义·之五



  一、正明菩提无法,分二
  (一)当机蹑问 (二)世尊直答

  (一)当机蹑问
  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此断第十一种,一切无我发心疑。上文既明人法悉皆无我,云何发心修证?故此重问。此处问词,与前相同,究其问意,与前稍异。前问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意重下手工夫,如何降住?蒙佛慈悲开导,种种发挥,降心离相,住心无住之义,历彰般若妙用,今已信解,但发心之义,尚未发明。此中问意:既然人法皆空,而菩提心,果有所发耶?果无所发耶?伏愿如来不吝教言,再为垂训,俾一切菩萨,便于修证。
  破空论云:此重遣菩萨心中,微细我法二执,令净尽无余也。前言具明二空实义,宁有不尽,此重问者,略有二义:(一)者义既如此,不可思议,岂容凑泊,则诸菩萨发菩提心,毕竟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二)者既言发心,便谓我能发心;既言无住,便谓我能无住;既言降伏,便谓我能降伏,如何得与般若相应?此则特为钝根,再求方便。佛告以当生如是心等,所以酬其毕竟云何应住降伏之请;次又答以实无有法,发菩提心,则是荡其我能发心无住降伏之执也。盖发心只是全性起修,全修在性。心相尚不可得,岂别有法,令心得发?心无心相,则我执何存?法无实法,则法执何有?情累既尽,般若现前。(一)当机蹑问竟。

  (二)世尊直答,分三
  1、蹑前降住无法 2、正示发心无法 3、分示因果无法

  1、蹑前降住无法
  佛告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此段之文,全同前文,乃蹑前降住无法,以为发心无法之开端。降心不过离相,住心只是无住,岂别有法,而为降住耶!‘当生如是心’,‘生’即发也,谓当发如是,上求下化,最上乘心。观当生二字,乃如来婆心苦口,叮咛劝勉之意。
  如是心,通指前后:指前,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亦即应生无所住心,应无所住,即不住六尘诸相;而生其心,即发布施度生之心。菩萨应发如是菩提心,无住为住,住无所住,方为真住般若。
  指下,即本文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等。‘我应’者,谓我应发如是度生离相之心,当以度生为己任。楞严经:阿难云: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故云我应灭度一切众生。
  ‘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此则功由般若,以观照功深,实相理显,了知一切众生,性自涅槃,本来是佛。当度众生,离诸度相,不见实有众生可度,故云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   何以故,无有众生实灭度者?以实相般若,离一切相,虽度众生,不着度相。‘须菩提’下反显,若菩萨着相度生,但起一念有我为能度,众生为所度,即是四相未空,全同凡夫颠倒。心住于相,未得降心,即非菩萨。1、蹑前降住无法竟。

  2、正明发心无法
  ‘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首句承释上文,所以一有我相,即非菩萨者何?释曰:实无有法,发菩提心。此‘实无’二字,即观照般若之工夫,亦即实相般若之理趣,为此经之宗眼。发菩提心者,不外上求下化也。下化,须降着相妄心,终日度生,能离度生之相,则降无可降;上求,应住无住真心,终日布施,不住六尘诸法,则住无所住。以是而观,故实无有法发心,此则称性起修,修即无修,实无能度所度,实无能施所施,实无能降所降,实无能住所住;乃至下文,得记得果,实无所得,方是菩萨发菩提心。
  黄檗心要云:为汝起心作佛见,便谓有佛可成;作众生见,便谓有众生可度。起心动念,总是汝见处,若无一切见,佛有何处所?如文殊才起佛见,便贬向铁围山去。僧问:今正悟时,佛在何处?檗云:问从何来?觉从何起?语默动静,一切声色,尽是佛事,何处觅佛,虚空世界,皎皎地无毫末许,与汝作见解。终日说,何曾说?终日闻,何曾闻?所以释迦四十九年说,未曾说着一字。僧问:若如此,何处是菩提?檗云:菩提无是处,佛亦不得菩提,众生亦不失菩提。僧问:如何发菩提心?檗云:菩提无所得,汝今但发无所得心,无一法可得,即菩提心。菩提无住处,是故无有得者。故云:我于然灯佛所,无有少法可得。汝今问发菩提心,谓将一个心学取佛去,唯拟作佛道,任汝三祇劫修,亦只得个报化佛,与汝本源真性佛,有何交涉!2、正示发心无法竟。

  3、分示因果无法,分六
  (1)果记无法 (2)转释无法 (3)喻释无法 (4)度生无法 (5)严土无法 (6)达我无法

  (1)果记无法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断十二种,无因何得有果疑。上云实无有法,发菩提心。恐疑既无法发心,何故如来有法得果?为断此疑,故问在汝之意,以为云何?如来于然灯佛所,还是有法得菩提果耶?还是无法得菩提果耶?且看当机见解如何,此处问词,与前所问然灯之事,言虽相似,意实不同。前曰:于法有所得不?则法义属他,乃心外之见,此云有法得菩提不?则法义属自,乃内心之障。‘不’字两可之词,亦即审验之意。
  ‘不也,世尊。’即当机呈验见解,应声直答曰:不也。正是机锋相扣,啐啄同时,‘如我解佛所说义’,即解佛上来所说,发心无法之义。既无有法发心,岂有法得果?是以解前悟后,故知佛于然灯佛所,无有法得菩提。观‘如我解’三字,尚未敢决定主张,意谓我解如是,未知世尊以为然否?
  佛重言如是者,即印证其说,汝解如是,我亦如是,因果自然,要相契合,因既无法,果必依因,故呼其名而告之曰: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正所谓法心究竟二不别矣。此‘实无’二字,与空生所答‘无有’二字相较,足见如来脚跟点地,意绝踌躇,当场立断,实实在在,无有一法也。此实无有法一句,与实无有法发心相照应,设若有少法可得,即不与诸法如义相应。

  ‘须菩提!若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灯佛则不与我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以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灯佛与我授记,作是言:“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

  此文前段,反显上文。若有法得菩提,则能所炽然,我法相在,妄心未降,真心难住,讵堪作佛,故不得授记。授记者,授以当来成佛之号,预记其事,证验后时也。‘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即授记之词。
  释迦此云能仁,姓也;牟尼此云寂默,名也。上属悲德,下乃智德。如来智悲并运,从因克果,故得是号。能仁者,能以仁慈普覆众生,即上文所谓,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寂默者,宴默安住无为,即上文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悲智二德圆满,恰符是号,以实无有法二句,正显无法可得菩提,以观照妙智,深契无生法忍,不见有少法生,不见有少法灭。生灭皆遍计执性所计,如来在然灯会下,远离依他,及遍计执,归于圆成实,深达无法无非法之旨,故获授记,而得嘉号。‘而作是言’下,重述授记命号之词。(1)果记无法竟。

  (2)转释无法
  ‘何以故?如来者,即诸法如义。若有人言: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断十三种,无因则无佛法疑。上云发心无法,又说果记无法。恐疑云:若实无有法得菩提者,则无诸佛。是无法可得,无佛可成,一切皆无,岂不落空见耶?故征释如来之义,以断其疑。谓何以故,我说有法得菩提,则不与记;无法得菩提,乃与授记耶?释云:授记者,授以得成如来之记;如来者,即诸法如如不动之义。有法可得菩提,即不如如;无法可得,方合如义。
  ‘如’者不变义,‘来’者随缘义。佛证实相般若,如如不变之体,而能随缘,示现去来之相,入世度生;虽现去来之相,其实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此即法身如来,当知如本不来,来自如矣,所谓开池不造月,池成月自来。
  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梵语毗卢遮那,此译遍一切处,即所谓法身如来。不离一切诸法,即诸法中,随缘不变,一如之义,诸法是差别之相,如来是平等之性,平等之性,本不离差别之相,如金不离器,波不离水,若明此义,无法可得。
  若有人言,既无有法得菩提记,何以现见如来坐菩提树下,夜睹明星,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须菩提下,如来称实而谈,乃称真如实理而谈,修证即不无,染污即不得,若执实有法可得菩提,即是法执未亡,染污自性,故决定曰:实无有法,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即圆满菩提,归无所得,无得而得,曰得菩提。

  ‘须菩提!如来所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中无实无虚。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须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上来转释无法,此则结归中道。‘所得’二字,乃是忘情而证,迷时非失,悟时无得,无得而得,故曰所得。如演若达多,迷头狂走,纵未歇狂,头本不失,忽然狂歇,头非外得,如来所得菩提,乃得得于本得也。
  ‘于是中’,即于所得菩提中,‘无实无虚’者,谓有无俱遣,正显中道第一义谛也。无实者,方便示现,实无少法可得故;无虚者,随缘成益,不废一期修证故。又无实者,佛于然灯佛所,实无有法得菩提故;无虚者,佛今得成为佛,名释迦牟尼故。
  无实无虚,即真俗二谛,圆融无碍,不着法相,亦不着非法相。昔南岳怀让禅师,参嵩山,机缘不契。嵩山指见六祖。让到六祖会下。祖问:‘从何处来?’让曰:‘嵩山来。’祖问曰:‘恁么物?恁么来?’让无以对。次日让复来呈话,祖不印可;连呈三次,皆不印可。于是让依座下,真参实究,‘恁么物恁么来’,三年乃悟。一日祖上堂,让出席,请师问前话。祖曰:‘恁么物?恁么来?’让曰:‘唤作一物即不中。’此语恰是相应。祖恐落空见,复勘验云:‘还有修证也无?’让曰:‘修证即不无,染污即不得。’祖印可曰:‘汝也如是,我也如是。’此是诸佛之本源,善自护持。如怀让禅师,可谓二谛圆融,契合中道。此无实,乃染污即不得,真谛也;无虚,乃修证即不无,俗谛也。
  ‘是故’下,重申前义,以是无实无虚之故,如来说一切法,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故无实;妄体本真,法法无非佛法,故无虚。一切法,即十法界依正,染净,圣凡,因果诸法。观相元妄,生死涅槃,二者皆如空华;观性元真,会相归性,一一皆是佛法。

  法华经云:‘治世语言,资生事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正是世谛语言皆合道,谁家弦管不传心。又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是法者,佛法也;住法位者,住在诸法位中,即不离一切法也;世间相者,一切法相也;常住者,全相即性,一一无非不生不灭之佛法也。

  ‘须菩提’下,所言一切法者,不坏假名,俗谛也;即非一切法者,不着幻相,真谛也;是名一切法者,离一切相,即一切法,中道第一义谛也。一切非一切,则无实;一切即一切,则无虚。(2)转释无法竟。

  (3)喻释无法
  ‘须菩提!譬如人身长大。’须菩提言:‘世尊!如来说:人身长大,则为非大身,是名大身。’

  此喻明如来所得菩提,无非亲证本有法身之体。法身遍一切处,上言一切法,皆是佛法,可谓长大矣,故喻人身长大。须菩提因喻有悟:法身离一切相,即一切法;非别有身,故曰非大身;以法界为身,故名大身。
  偈曰:因无所得果亦然,无法可得得授记,诸法非法名佛法,大身非身名佛身。(3)喻释无法竟。

  (4)度生无法
  ‘须菩提!菩萨亦如是。若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即不名菩萨。何以故?须菩提!无有法名为菩萨。是故佛说: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

  此断第十四种,无因度生严土疑。上云实无有法发菩提心,恐疑既无法发心,则无菩萨,教谁度生?教谁严土?前疑无佛,此疑无菩萨。为遣此疑,故说此文。‘亦如是’者,佛以前段自己,实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为菩萨作则,故云菩萨亦如是,实无有法,名为菩萨。若菩萨作是言:我当灭度无量众生,则是以菩萨自负,以度生自任,心中实有我为能度,生为所度,能所炽然,我执全在,即同凡夫心行,不名菩萨。
  问:此段之文,与降心离相文意,有何差别?答:前云我应灭度一切众生,是以众生作同体想,发心度他,故云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亦对他言。此云我当灭度无量众生,是对自己作自负想,我能度他,故云即不名菩萨,亦对自说。
  ‘何以故’者,何故不名菩萨?‘须菩提’下,正释云:实无有法,方名菩萨。以一切法,缘会而生;缘生之法,毕竟无性;了知无性之性,即是妙明真性,斯可为菩萨矣。
  ‘是故’者,以是有法不名菩萨,无法乃名菩萨之故。佛说一切法,本来无我,我相既无,诸相自泯,能度所度,俱不可得。(4)度生无法竟。

  (5)严土无法
  ‘须菩提!若菩萨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不名菩萨。何以故?如来说: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此言法性土,本无所严,既无所严,安有实法?故呼当机而告之曰:若菩萨作如是言:我当广修六度,庄严佛土,则是以功自居,我、法全在,是不名菩萨。
  文殊般若经云:为一切众生,发大庄严,而心不见庄严之相。菩萨如是,岂肯自言其功哉。若作是言:我当庄严佛土,是四相未除,即凡夫之见,其谁名菩萨耶!
  ‘何以故’下,谓法性土既无可严,何以如来常说,菩萨应修万行,庄严佛土?乃释曰:如来说庄严佛土者,乃就佛事门中,不舍一法说,虽然庄严不着能所之相,果能不着,即真如界内,不染一尘也,故曰即非庄严。
  是名庄严者,以定慧宝,庄严自性佛土。非严而严,严而非严,心常清净,不着诸相。着则有染,即非庄严;不着,则自性清净庄严,是名庄严。(5)严土无法竟。

  (6)达我无法
  ‘须菩提!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前云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此则结归;有生可度,有土可严,皆不名菩萨。若菩萨能通达诸法性空,本来无我,亦复无法,我、法既无,并空亦遣,则三执全消,三德洞显,如来说名真是菩萨。文中无我、法者,即是无我相,无法相,加一无字,其理自明。真是二字,翻前即非,此乃佛语照应之妙。本科分示因果无法竟,合前大科。一、正明菩提无法竟。

  二、直显般若本体,分二
  (一)审示 (二)直显
  (一)审示,分三
  1、约知见圆明 2、约色相言说 3、约众生非生
  1、约知见圆明,分三
  (1)示佛见圆见 (2)示佛知圆知 (3)示实福非福

  (1)示佛见圆见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肉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天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慧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法眼。’‘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来有佛眼。’

  此断第十五种,诸佛不见诸法疑。上云:菩萨不见众生可度,不见佛土可严,恐疑如果如是,则成佛时,亦应不见一切法,则如来五眼,将何所用耶?为遣此疑,故一一举问须菩提,如来有五种眼不,以审当机见解如何,并非如来平日,不知自己,曾具几眼,还要向当机口角边,觅消息讨下落也。五眼通收十界,如来五眼圆具,菩萨惟具前四,二乘但具前三,天趣具二,鬼神有业报五通,亦得具二,其余四趣众生,只具肉眼,又则肉眼通十界,天眼通六界,慧眼通四界,法眼通二界,佛眼惟佛界。偈曰:天眼通非碍,肉眼碍非通,法眼惟观俗,慧眼了知空,佛眼如千日,照异体还同,圆明法界内,无处不含容。
  肉眼四大所成,胜义根清净四大所成,依肉而住,发为能见,其功能但观障内之色,墙壁障碍之外,乃至隔纸则不能见,故曰碍非通。天眼能观障外之色,故曰通非碍,慧眼观空,如二乘,能观真谛我空之理,故曰了知空。法眼能观俗谛诸法,了知诸法之相,得法无碍辩,故曰惟观俗。佛眼犹如千日,照种种异法差别之相,一一同是平等般若实相,如依器见金,见众器差别之相,同是一金平等之相,故曰照异还同,圆明普照十方法界之内,无处而不含容。又佛所具前之四眼,名虽是同,其功用一一超胜,故皆名佛眼。
  此处如来历问五眼,良有深意,无非欲将平等实相般若本体,和盘托出。当机能具顶门只眼,澈底洞见,故一一答曰有。如来既有肉眼,则不异凡夫,凡夫亦有肉眼,何尝非佛,是明生佛平等。如来既有天眼,不异诸天,诸天亦有天眼,何尝非佛,是明佛天平等。如来既有慧眼,不异小乘,小乘亦具慧眼,与佛何殊,是名小大平等,佛为大圣故。如来既具法眼,不异菩萨,菩萨亦具法眼,与佛无异,是名因果平等。菩萨因人,如来果人故。如来既具佛眼,不异诸佛,诸佛亦具佛眼,与佛平等,是名佛佛道同。此中不惟佛与佛同,在凡同凡,在圣同圣,斯为直显般若本体,平等一如,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也。(1)示佛见圆见竟。

  (2)示佛知圆知
  ‘须菩提!于意云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说是沙不?’‘如是,世尊!如来说是沙。’‘须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甚多,世尊!’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前明佛能见之眼,此明佛所见生心。世界无边,众生类广,生心不一,故逐一举问,先举恒河沙,以问空生。如来说是沙不?答曰如来说是沙。再举一恒河中沙,一沙一河,而论恒河之数,曰有如是沙等以显恒河之多,再举众恒河中沙,一沙一界,而论世界之数,曰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答曰甚多。
  ‘佛告’下,‘尔所’二字,作如许解,谓如许界中,所有国土,一切众生,有若干种心,如来一一尽知是妄;何以故知其是妄,如来说诸心,皆非离相无住真心,是假名为心耳。
  ‘所以者何’,征释上文。所以如来说,生心非真,是妄者何也?乃是佛智鉴知,一切众生,生灭妄心,三际迁流,念念不住,全无实体。过去已过去,现在无住处,未来尚未来。古德云:三际求心心不有,心不有处妄缘无,妄缘无处即菩提,生死涅槃本平等。
  昔日初祖达磨,于少林面壁。二祖慧可,断臂求法。磨问:‘断臂何为?’可曰:‘求大师与我安心。’磨伸手曰:‘将心来与汝安。’可即时回光返照,心无心相。答曰:‘觅心了不可得。’磨曰:‘与汝安心竟。’可于言下大悟,绍继祖位。果能人人悟心不可得,即得离相无住真心矣。
  传灯录云:德山禅师,着金刚经青龙疏钞一百卷,闻人说南方盛传禅宗,不立语言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谓为魔子魔孙,待我去教化他。遂将青龙疏钞一百卷,担起离蜀,来至南方。途中肚饥,向婆子买油滋点心。婆子指担云:‘这个是什么?’答曰:‘青龙疏钞。’又问讲何经。答讲金刚经。婆曰:‘吾有一问,经中有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审上座点那个心?道得点心供养,道不得请别处去。’山无对,心中窃思,南方婆子,尚且如是,其僧安可轻视。遂往龙潭参信禅师。信预知其来,嘱知客僧,明日周金刚(俗姓周人呼他周金刚)来山求见,与说外出。晚间引至相见。会晤后,送出方丈,吹灭纸灯,忽然大悟。乃曰:‘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海。’竟将疏钞举火焚之。(2)示佛知圆知竟。

  (3)示实福非福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

  此断第十六种,无心布施无福疑。上言三心皆不可得,又无生可度,无土可严,一切佛境界,亦应无得,则菩萨所修福德因缘,岂不亦同虚幻耶?恐有此疑。故以无住之福,其福甚多以破之。承上言,我说三心皆不可得,在汝之意,以为云何?设有人以不可得心为因,用满三千界宝施为缘,是人以是因缘,得福多不?当机云: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缘,得福甚多。以是因缘,即以不可得心之因,界宝布施之缘;既心不住心,则施亦无住,福感无漏,故曰甚多。他译甚多下,有佛言如是如是,秦译略之。
  心印疏云:或问心既不可得,则修福亦不可得,如何能得甚多福德,此云何通?答岂不闻乎,犀因玩月纹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盖月非有意于犀,而犀玩之生纹;雷非有心于象,而象惊之起花。以是类推,如雷长芭蕉,磁石吸铁,皆无有心,而有是力,物既尚尔,理何不然,是知不可得心,为不得之得,乃大得也,故言甚多,复何疑哉!

  ‘须菩提!若福德有实,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如来说得福德多。

  此如来就当机所答,而印定实福非福,故呼其名而告之曰若福德有实,是住相布施,成有漏因,福有终尽,其福则寡,故如来不说得福德多;以福德无故,是离相布施,成无漏因,福等虚空,其福乃多,故如来说得福德多。此正如来佛眼圆见,佛心悉知,一切众生,事行理行,得福多寡之不同;以显实相本体,由来平等,无住乃证故。1、约知见圆明竟。

  2、约色相言说,分三
  (1)示即色非色 (2)示即相离相 (3)示即说非说

  (1)示即色非色
  ‘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此断第十七种,实无何有身相疑。上云实无有法,佛得菩提;实无有法,名为菩萨,恐疑一切无有,如来何以犹有身相?故此举问,以释其疑。前云:不可以身相见如来,又云不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何以此处复问色身诸相,岂不重之又重也?当知前者,说身说相,初无具足之言,乃指应化身;今身相皆以具足称者,是指实报身。由菩萨因中万行庄严,果上万德圆满,具足,即圆满微妙之相。
  问:色身与下诸相,有何差别?答:色身是报身之总相;而诸相,乃报身之别相。报身名卢舍那,此译净满,修行菩萨,惑净智满,先得根本智,成自受用报身;次得后得智,成他受用报身。若有住着,亦碍法身,故约此以明无住本体。
  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具足者,证最高大身,有无量胜妙之色,故曰色身。问其可以具足见不?即审其心有住无住。答云不应。以住则成碍,不见法身。‘何以故’下,释云:如来说具足色身者,乃万行所感之果报身也。报化非真佛,故云即非具足色身。法身本不离色身,亦不即色身,故曰是名具足色身。以此观之,如来具足色身,尚属有为;况九界之色身乎?倘若住着色身,即属有为,而非一尘不染,无为之般若本体矣。(1)示即色非色竟。

  (2)示即相离相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如来复问:可以具足诸相见不者,无微不至也。不独色身具足,即非具足,是名具足。即诸相无不皆然,具足诸相者,准华严相海品云:略云如来有九十八种大人相,广明有十华藏世界海,微尘数大人相。一一身分,众宝妙相,以为庄严。所谓相相无边,无一相而不具足,故云具足诸相。即非是名,准上可知。相而无相,无相而相,见而无见,无见而见者也。(2)示即相离相竟。

  (3)示即说非说
  ‘须菩提!汝勿谓如来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此断第十八种,无身何以说法疑。上云:如来身相,即非身相,恐疑身相既不可得见,而岂说法亦不可得闻耶?故明无法可说,以破之。‘汝勿谓’与‘莫作是念’,皆诫止之词。如来度生,随机说法,皆是无缘而应,本不曾作念,我当说何法。故诫之曰:汝不可说,如来有作是念,我当有所说法。然无念何能有说呢?如空谷本不作念应声,自然有声斯应。况如来不思议业智,岂待作念而说耶!又诫曰:莫作是念者,不独不可说,即念亦不可起也。
  ‘何以故’,征释曰:若有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了解如来所说之义故,当知佛所说法,因机施教,如谷应声,原无实法。若说如来实有说法,即同谤佛。
  ‘须菩提’下,伸其正义,谓说法者,实无有法可说,是名说法;设若有法可说,即着法相。
  宗通云:如来不可以身相见,亦不可离身相见;非身而身,是为法身。佛法不可以言说显,亦不可离言说显;无说而说,是为妙说。前谓无有定法,如来可说;法无定法,犹带法在;说无定说,犹带说在。不能无说,焉可无身;既已无身,将谁说法?至此一法也无,尚有何于身相,尚有何于言说耶!
  昔须菩提尊者,岩中宴坐,空中雨花。尊者云:‘雨花是谁?’答曰:‘我是天帝。’又云:‘雨花何为?’答曰:‘供养尊者,善说般若。’尊者云:‘我于般若,未尝说一字。’天曰:‘如是,尊者无说,我乃无闻,无说无闻,是真般若。’

  维摩经云:维摩诘问文殊:‘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文殊曰:‘于一切法,无言无说,无示无识,离诸问答,是为入不二法门。仁者当说,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默然。如维摩诘,是真入不二法门,真所谓无说而说也。本经发起序中,如来亦以无言说法,说一卷无字金刚经,即无法可说,是名说法。2、约色相言说竟。

  3、约众生非生
  尔时,慧命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于未来世,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慧命者,慧以德言,命约寿说,即长老之异名。须菩提,证大阿罗汉果,解空第一,已得空慧,与般若真空妙慧相应,以慧为命,不惟我空慧,乃是三空慧,以此智慧,能续法身慧命故。
  尔时慧命须菩提,闻说佛不可以相见,法不可以声求,二者甚深之义,恐末法众生,难以信解。故问可会有众生,于未来世之中,闻说是法,生信心不?佛言须菩提,如是般若大法,末世不无生信之人,自有一类大乘根器众生,能生信心。此等众生,已达离相无住,本无我法,如来说名真是菩萨。故曰彼非众生,然解虽已圆,修证未极,故曰非不众生,即现前非不是众生也。
  何以故,此等众生,还名众生,如来说实非凡夫众生,是名菩萨众生。而能荷担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唐长庆二年,长安兴善寺,灵幽法师暴亡,见二使引见阎王。王问在世习何业?对曰常持金刚经。阎王合掌赐坐,命幽朗诵一遍。王曰:‘念此经中,而少一章,如贯花之线,中有不续。真本在濠州钟离寺,石碑上,可往查对,遍告人间;师寿合终,今加寿十年,归劝世人,受持此经。’幽既还魂,奏闻其事,奉敕遣使,往濠州查看,果有此六十二字,遂命增入。秦译本无,今据魏译本增补。(一)审示竟。

  (二)直显,分二
  1、呈悟蒙证 2、正显本体

  1、呈悟蒙证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佛言:‘如是,如是。

  此断第十九种,无法如何修证疑。上云无有定法,名为菩提;实无有法,而得菩提,恐疑既无有一法可得,岂佛果亦是无得耶?故须菩提白言世尊,佛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观此‘耶’字,虽似有疑,却是呈悟。故佛言如是如是。以空生既悟般若本体,无得之旨,故重言如是以证之。1、呈悟蒙证竟。

  2、正显本体,分二
  (1)自性平等 (2)诸相平等
  (1)自性平等,分四
  A、亲证无法 B、直示平等 C、转释平等 D、引事显胜

  A、亲证无法
  ‘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佛以自证菩提,以显般若无得之旨,故呼当机之名,而告之曰:我于无上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无上正等正觉。‘少法’者,对多法言,但非无有三明六通,五眼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诸法可得。乃至少法亦无所得,若有少法可得,是名法缚,则是妄未尽,而理未圆,不名无上菩提。
  问:如来因中劝修万行,果上而成万德,名得菩提,何谓无有少法可得?答:楞严经中云:譬如演若达多,晨朝以镜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嗔责己头,不见面目,怖头已失,无状狂走。忽然狂歇,头非外得。喻众生无上菩提,迷时本无失,悟时亦无得。佛证菩提,亦复如是,安有少法可得。
  坛经云:妙性本空,无有一法可得。既无一法可得,宁有菩提可证耶?我佛无得无证,无名可名,是以强名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A、亲证无得竟。

  B、直示平等
  ‘复次,须菩提!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是法’,即是众生真性,般若实相本体是也。此体生佛同具,迷悟一如。楞严云:众生本元真如,与诸如来,成佛真体,无二无别。故曰平等。
  凡夫不见真性,妄识分别,自生高下;谓迷时为凡则下,悟后成圣则高。不知此性能为迷悟所依,不为迷悟所变,在圣不增,在凡不减,本无高下。
  黄檗禅师云:若观佛作清净光明解脱之相,观众生作垢浊暗昧生死之相,作此解,历恒河沙劫,终不能得阿耨菩提。又云:心若平等,不分高下,即与众生诸佛,世界山河,有相无相,遍十方界,一切平等,无我彼相,此本源清净心,常自圆满,光明遍照也。
  傅大士云:水陆同真际,飞行体一如,法中何彼此,理上起亲疏,自他分别遣,高下执情除,了斯平等性,咸共入无余。
  心印疏云:平等二字,乃诸佛出世本怀,亦此经之教眼也。若夫序文,着衣持钵,入舍卫城,次第而乞,此明如来行平等之事也。至于次第乞已,还至本处,收衣钵,洗足而坐,此显如来证平等之理也。及乎正宗文中,问答发挥,皆如来说平等之法也。即其降心离相,住心无住,乃彰此平等之用也。而至菩提无法,辗转推详,皆显此平等之体也,自此之后,虽有多文,无非显此平等之义也。即当机前来,涕泪悲泣,乃信解此平等之用也。今者复呈,菩提无得,正悟入此平等之体也。故知‘是法平等’一句,乃如来画龙点睛,只要诸人向破壁飞腾而去耳。读是经者,亦不可不着眼也。B、直示平等竟。

  C、转释平等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则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所言善法者,如来说非善法,是名善法。

  此承上转释,既然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何以现见生佛判然?凡夫未离四相,我法所蔽,不得正觉;二乘不修善法,偏于真谛,不得正等;菩萨真俗等观,修证未满,不得无上。果能离我人等四相,则异凡夫之不觉,名为正觉;能修一切善法,则异二乘之偏枯,名为正等;能具修一切善法圆满,则异菩萨之有上,名为无上。故曰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文以十法界反显正明以彰菩萨真俗平等修因证果之相。
  以无我等四相,即上文应无所住,不住于相故。修一切善法,即上文而生其心,能生六度之心故。以无我等,而修善法,正终日无住,终日生心;虽修善法,能离四相,正终日生心,终日无住。真俗圆融,空有无碍,平等平等,故即得无上菩提。
  ‘须菩提’下,恐着善法之见,故曰所言善法者,如来说即非善法。以离相之修,修即无修,但为断妄复真,假名安立,故曰是名善法。C、转释平等竟。

  D、引事显胜
  ‘须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诸须弥山王,如是等七宝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罗蜜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为他人说,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万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此断二十种,所说无记非因疑。上言修一切善法,即得菩提。恐疑须修善法,可得菩提,而持说四句偈等,偈但名句文身,属无记法,岂得为菩提因耶?当知偈虽文字无记法,而能诠具观照般若,离相无住之用;诠显实相般若,平等自性之理。故持说福德,超胜宝施。是以举大千界中七宝,聚如须弥山王之高大,持用布施,福德当然是多;若人以此般若波罗密经,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读诵,为他人说,于前宝施福德比较,宝施百分,不及持说一分,即便百千万亿分,乃至种种算数譬喻,皆所不能及。
  问:经功何以如是超胜?答:佛所说法,皆从佛心无漏善性中流出,离言说相,故持说能为菩提之因,是知般若,不但修一切善法,离相可证菩提,即文字无记性,离相亦得证菩提,岂宝施有漏之因,所可及哉。大科(1)自性平等竟。



引文来源  金刚经文集 - 【 国学资料 】 - 中国书法江湖 calligraphy 篆刻|字画交易|收藏|图片|展览|美术 - Powered by Discuz!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