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沃兴华关于《临帖指南》答友人问 - 4  

2008-12-11 13:03:21|  分类: 谈文说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你把中国书法的传统分成名家与民间两大系列,认为民间书法的表现形式丰富,表现方法粗糙,在风格上是一种未完成的有待加工的毛坯,而且,你还临摹了大量的民间书法作品,这种观念和方法显然违背了古人“取法于上,仅得乎中”的原则。对此不知你有怎样的解释?


    沃兴华:取法于上的“上”,一般认为是名家书法。确实,名家书法的点画结体和章法都高度完美,相互关系处理得和谐融洽,无懈可击,千百年来称誉当时,播芳后世,成为一种带有普遍意义的原则和规范,是人们进行交流和欣赏的约定俗成的共通的标准语言。学习书法,尤其在端正手脚,掌握技法的初级阶段,“取法于上”,是唯一的捷径正道。


    然而,名家书法作为一种风格的极致,本身已没有再事加工雕琢的可能,如欧阳询和柳公权的楷书,无论哪一方面都容不得丝毫改动,稍有走样,就会破坏秩序,破坏协调,削弱作品的艺术魅力。而且,名家书法都是以鲜明的个性自立于艺术之林的,个性越强的作品越典型,越独特,因而排他性也越强,如果说书法创作就是对传统的分解与组合,那么对它们就很难分解,很难组合,很难兼收并蓄,融会贯通,名家书法是一种很难持续发展的经典。正因为这样,“取法于上”,就只能“仅得乎中”了,临摹名家书法,休想超越名家书法,而一辈子做名家的门下走狗和辕下之驹,有谁愿意?!我不相信古人就那么没有自信,那么自卑自贱。


    于是,问题就来了,千百年来,古人曾反反复复地这样问过:文必秦汉,秦汉宗谁?诗必盛唐,盛唐宗谁?套用过来,书法要想得乎上,那该取法谁?结果不能不去追问历代名家,从他们的理论和作品中,我们发现一条颠朴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的对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民间书法,在晋人残纸中,我们发现了二王书风的雏型,在敦煌遗书中,我们发现了智永、欧阳询、颜真卿、苏轼等人的书风来源:民间书法建立在千百万人的社会实践之上,有多少种社会生活,有多少种审美意识,就有多少种风格面貌,有的清丽、有的粗犷,或者端庄、或者豪放……环肥燕瘦,各擅胜场。它们“发乎情”,但不“止乎礼”,无拘无束,信手信腕,点画结体和章法都奇思妙想层出不穷,在表现形式的丰富性和奇异性上远远超过名家书法,它们常常让学书者在“字竟可以这样写”的惊叹声中,感悟到创作的灵感。而且,民间书法的字体和书体都不成熟,在字体蜕变阶段的民间书法中,有许许多多兼有篆书与分书、分书与楷书、章草与今草、隶书与行书的作品;在书体嬗变时期的民间书法中,又有许多钟王齐备、欧颜合一的作品,它们都具有各种字体和书体相互融合的特征,临摹这类民间书法,不知不觉中能打破字体和书体之间森严的壁垒,将以前所学的各种名家书法融汇贯通起来,“囊括万殊,裁成一体”,创造出新的风格面貌,郑孝胥《海藏楼书法抉微》论汉简书法说:“其文隶最多,楷次之,草又次之,然细勘之,楷即隶也,草亦隶也”,“篆、隶、草、楷无不相通,学书者能悟乎此,其成就之易已无俟详论”。民间书法是书法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变法创新的源泉。


    “道法自然”的另一个对象是自然万物。唐李阳冰《上采访李大夫书》说:“于天地山川,得方圆流峙之常;于日月星辰,得经纬昭回之度;于云霞草木,得霏布滋蔓之容;于衣冠文物,得揖让周旋之体;于须眉口鼻,得喜怒舒惨之分;于虫鱼禽兽,得屈伸飞动之理;于骨角齿牙,得摆拉咀嚼之势。”梁武帝萧衍《草书状》说:“疾若惊蛇之失道,迟若渌水之徘徊,缓则鸦行,急则鹊厉,抽如雉啄,点如免掷,……云集水散,风回电驰,及其大成也,粗而有筋,似葡萄之蔓延,女萝之繁萦,泽蛇之相绞,山熊之对争,若举翅而不飞,欲走还停,状云山之有玄王,河汉之有列星,厥体难穷,其类多容,婀娜如削弱柳,耸秀如袅长松,婆娑而同舞凤,宛转而似蟠龙,……若白水之游群鱼,丛林之挂腾猿,状众兽之逸原陆,飞鸟之戏晴天,象乌云之罩恒岳,紫雾之出衡山,巉岩若岭,血脉为泉……”。唐孙过庭《书谱》说“观乎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稿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自然万物赋予书法家的创作灵感表现在点画结体,表现在笔势体势,表现在章法构成,表现在书法艺术的方方面面。苏轼说:“留意于物,往往成趣”,“物理一也,通其意则无适而不可”。书法史上许许多多开宗立派的大师都在道法自然上留下了创作佳话,怀素的“孤蓬自振,惊沙坐飞”,褚遂良的“印印泥”,颜真卿的“屋漏痕”,张旭的观公孙大娘舞剑,黄山谷的长舟荡桨,米芾的匠人泥垩等等,,它们大都成为书法史上的理论热点,成为千百年来参不透的机锋棒喝。


    综上所述,“取法乎上,仅得乎中”这句话其实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是特指名家书法,第二是统称自然万物。这种概念范围的扩大反映了学习的两个阶段,在初级阶段,主要是手的提高,关注的是技巧法度,因此“上”被局限在名家书法;在高级阶段,主要是心的提高,关注的是变法创新,因此“上”的范围必须扩大到自然万物,否则,仍然局限于名家书法,就只能“得乎中”了,书法艺术将永无超升的可能。


引文来源  沃兴华关于《临帖指南》答友人问 - 〖沃兴华先生网络工作室〗 - 【 工作室 】 - 中国书法江湖 calligraphy 篆刻|字画交易|收藏|图片|展览|美术 - Powered by Discuz!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