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甘肃陇南群体事件始末:市政府酝酿搬迁引发_各地新闻_新闻_腾讯网  

2008-11-28 09:50:20|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江镇的苦恼

失地农民因政府的规划而激动,他们等待小洋楼时代,却等来了政府要搬走的信息

在这次冲突事件中,最初上访的东江镇30余户农民,后来完全丧失“主导”地位,被人群淹没。而他们的初衷,是去问问已被占用的土地怎么办。

11月21日,王吉祥望着家门前的大片空地,不停叹气。他说,东江镇几千人的粮田,现在已被市政府改成了建筑用地。如果市政府迁去成县,大家就没了活路。

2006年,陇南市提出了开发建设武都的东扩西进计划,计划中,分布在武都区东西两头的东江镇及钟楼滩,将由郊区变为城区。东江镇的数千亩耕地被占用,其中,陇南市新的行政大楼也计划建设在此。

东江镇农民李高超记得,大概是2006年6月中旬,副市长杨全社来到了东江镇,给农民开了个会。杨全社说,市里为大家考虑好了出路,征地后,政府要为农民贷款建楼房。到时候,家家户户小洋楼。上面住人,下面可以作商铺出租。

“听了杨市长的话,高兴的一夜没睡。”李高超说,开会当晚,他就做了个梦,梦里,自己买了夏利车。

在知道了市政府的规划后,东江镇人很快就填平了他们的田地,拆掉了原住房,开始在规划范围内一边建造“小洋楼”,一边等待政府给规划的未来。

“等了两年,眼前还是一片废土。”东江镇农民顾宝边说,规划中的政府大楼仍停留在设计图纸上,填平的土地依然空荡。

农田被征后,东江镇人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他们说,虽然领到了十几万补偿款,但要用来建新房。

若没有小洋楼时代怎么办?这种忧虑困扰着东江镇人。“无田,无房,生活迷茫。”王吉祥说,这句顺口溜是东江镇人的写照。

在这种情况下,今年3月开始,他们一次次听说政府要搬去成县。王吉祥说,他们去上访三四次,“每次只要听干部说不搬,我们就回来埋头搞建设。”

而11月10日左右,市政府要搬的消息显得如此”确凿“:在镇上搞开发的地产商停了工,包工头走时说:“市级机关会搬到成县,要走几万人。”

于是,17日,30余户东江镇人又去上访。

武都区的困惑

两万多人先撤,从事三产的人再走一两万,那些高楼大厦去服务谁———当地一名干部反问

11月22日,连阴七天的武都放晴。

武都历史上一直是陇南的行政中心。2004年,甘肃省撤销了陇南地区设陇南市,武都县改为武都区。

穿城而过的白龙江边上,成片的建筑工地一片寂静。地产商早就集体停工了,只留下了“地段称雄,与众不同”之类的广告牌。

“市政府要走了,房子没得卖,谁还会开工。”一名留守的工人说,一个月前他们公司就听说了市级机关要搬的事,早停了工。

陇南市委对面,也有一大片被圈起的空地。留守经理告诉记者,他们要等到确定政府搬迁与否的消息后,再决定是否继续建。

“一旦搬迁,城里要少一半人,现在城里多数的开发商都停了工。”这名经理说“现在大家都很困惑,因为谁也不愿眼看着楼盖好了就赔钱。”

在武都感到困惑的不只开发商,开卡车的司机说,工地停了工他们没活做了。而装饰材料店的大胡子老板开始琢磨,是否要解聘一两个员工。

“谁说搬迁没影响,吃汤圆的都少了。”街边卖汤圆的女子一边打发六岁的儿子回家,一边说:“今天生意不好,不吃羊肉串了。”女子话音刚落,小孩开始大哭。

相比普通人对政府搬迁的抱怨,陇南市统计局的官员们则感觉到了沉重压力。

陇南市的第三产业占全区经济55.5%,从业者人数为3.84万人。

“如果市政府搬迁,武都必然倒退。”统计局一名干部说,既有人数上的倒退,也有经济上的。他说武都区核心城区人口也就五万人,市级机关职员五千多人,加上他们的家庭成员,大约两万人,他们一旦搬迁,武都人口要少三分之一。而他们恰恰是城区的消费核心。

“两万多人先撤,接下来从事三产的人再追随走一两万。”干部反问:“你说这武都区还剩下啥?那些高楼大厦,基础设施,去服务谁?”

搬迁之说与政府苦衷

针对搬迁的说法,陇南市委一官员称,武都处于地震带,政府有自己的苦衷

对于搬迁至成县的传言,陇南市委的一名官员称,市委市政府没有传言中的黑幕,而是有自己的苦衷。

他说,武都是一个典型的带状河谷城市,受到“两山夹一川”的地理条件限制,城区面积仅3平方公里左右,居住人数7万左右,人口密度远超深圳、北京。

其次,处于地震带上的武都一直是地震、泥石流的高发地段。同时由于城市两山之间极窄,强震后形成堰塞湖的可能性极大。而由于武都城市发展较落后,无法担负巨额的灾害治理费用,城市的许多地段都处于对灾害不设防的困境。

从陇南市全局来看,武都城市第二产业的发展滞后,使城市在总体功能上严重缺失,带动全市发展的作用非常有限。

退休老干部李明辉说,这次酝酿中的选址地成县,位于陇南市的成徽盆地,地势平整。从历史记录看,该县基本没有过自然灾害。

11·17事件后,11月20日,陇南市官方召开发布会,通报了事件处置情况。同时,陇南市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再次强调,对开发武都、建设武都的蓝图不变;但对于行政中心是否搬迁,说是“国家尚未批准”。

关于“国家尚未批准”这一说法,陇南市委宣传部张姓副部长说,5·12地震后,国家有关部门派了专家考察,认为地震板块上的武都区不宜建为中心城市,并将此事上报了国务院。他称,陇南市政府对专家的上报没有约束力。

对于陇南市委是否希望搬迁,他未作正面回应。

省长与上访者面对面

一名当地官员感慨,政府做的事情,要让群众知道,以免误会。若能把事情说清楚,很多事可能不会发生

20日后,陇南市委在各种会议上不断提出要“认真总结11·17事件的教训”,并派出了近千名干部,分散到各个乡镇区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希望大家通过合法渠道解决问题,不要听信谣言。

“感触颇多。”一名市委官员说,和群众接触后,感觉“群众是好群众,干部要去经常疏导;政府做的事情,要让群众随时知道,以免产生误会。”他认为如果把政府的苦衷告诉民众,很多事可能不会发生。

对于政府的反思,有的市民表示不买账。一名市民王宝柱说,其实大家要求很简单,就是想知道是搬还是不搬。他说市委书记王义曾在电视讲话中说,不但不搬,还要加快在东江镇建的行政办公大楼的进度;而11·17事件后又改口说,国务院还没有批复。

“政府又不是在过家家,想怎样、就怎样?”王宝柱说,很多人对市里官员的信任已降到冰点。

11月20日,10名上访农民代表与甘肃省长徐守盛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徐守盛向大家说明了正在酝酿中的陇南市行政中心从武都搬迁的真实情况,并让大家放心,无论行政中心搬不搬,政府都要把东江镇建设好。

“我们将使群众短期生活没有损失,长期生活得到保障。”徐守盛说,“我也种过地,做官就要把全部的心思用在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上。”

王吉祥说,和省上的这些大领导谈话感觉很舒服,贴心。他说他回家后就开始寻思,要是所有领导都这样跟百姓对话,那镇上的人还会不会上访。

不过,当面对自己已变成建筑用地的良田,他又开始担忧未来的生活。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上访者姓名均为化名)




引文来源  甘肃陇南群体事件始末:市政府酝酿搬迁引发_各地新闻_新闻_腾讯网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