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uan内生活

清空你自己

 
 
 

日志

 
 

哈尔滨警察打人致死案最后3分钟录像内容披露_深度报道_新闻_腾讯网  

2008-11-28 09:44:15|  分类: 改革开放三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松岭,男,22岁,哈尔滨体育学院2004级运动系毕业生,篮球专业。由于两门挂科,今年还没领到学位证。不久前,他刚找到了第二份工作——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员,没有底薪。

事发当天,包括林松岭在内的5男2女前往糖果酒吧给他们的同学车亮“过生日”。这是一群典型的“85后”,最大的22岁,小的19岁。

打死林松岭的一方是6名警察,其中包括铁路、禁毒、交通若干警种。事发前,哈铁公安局直属公安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齐新邀请另5人聚餐,饭后同样到糖果酒吧继续尽兴。

在这个娱乐场所的门口,两拨人相遇了。

酒后的选择

事发当天——2008年10月10日,车亮打了林松岭一上午的电话,但无人接听。两人在哈尔滨体院不仅同班,还是最要好的朋友。

“口袋里没钱时,对方可以接济。”车亮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在校时每月大约1000元零花钱,出去吃个饭、打个球有时会不够花。他们都有驾照,偶尔也会开着家里的车出去玩。由于是体育专业,一个个人高马大,在人群中十分显眼。而这些细节,在事发后网上传播的帖子中都被视为“一群衙内”的特征。

林松岭的电话是在当晚回给车亮的,“昨天带客户看房子看得太晚了,早晨没醒过来”。两人商量:毕业后,很多朋友都没再见面,约出来一起聚聚。“就说是我生日。”车亮说。

5男2女先在和兴路一个餐馆小聚,其中有人喝多了。但酒似乎还未尽兴,7人打算继续去酒吧玩。糖果酒吧是位于哈尔滨西大直街的一家慢摇吧,也是哈尔滨各大学校学生的聚集地。

车亮驾驶着杨森父亲的黑色老本田车,带着林松岭从和兴路赶到糖果酒吧。

酒吧门前灯光炫目,从这一刻起,林松岭等7人的举动都在酒吧门口的视频监控之下——如果没有这段视频,这起普通的刑事案可能很难轰动全国。

下车后的林松岭显得兴奋,他穿着黑色风衣,双手插在口袋里,径直走进酒吧。门很矮,1.92米的林松岭不得不弯腰低头。车亮和同行女伴一起等候乘出租车随后赶到的4名好友。

可见的斗殴

22时07分,一辆银色宝来轿车从几人身后疾驰而过。“速度很快,直接向我们冲过来。”

车亮说。他转头想看车牌号,但这辆车没挂牌。颇有醉意的杨森下意识地嚷了一句:“咋开的车啊?”

此时,从另一辆车里下来3名男子,晃悠着走过来。他们便装打扮,其中有人同样醉意明显。其中一人听见杨森嚷嚷,拍了拍他的肩膀:“弟,吓着了?”杨森说:“吓着了。”但从宝来车下来一个男子反问:“吓着了咋的?”

酒精的刺激下,略带火药味的话引起了强烈争执。杨森当天酒喝多了,已经回忆不起是谁先动的手。车亮则称:“有人先踢我一脚,我才还手的。”开始争执时,林松岭并没有参与。

双方开始在酒吧内的过道上扭打起来——这一切也被监控录像拍摄下来。

22时11分,林松岭走出酒吧,脱掉黑色风衣扔给同行的朱婧(化名),挣脱开劝阻的保安和同伴,捡起一块碎砖头,冲上去把一个穿浅色衣服的男子打倒在地。他不知道被打倒的人是齐新,哈铁公安局直属公安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6名警察的行为后来被广为诟病,这也成为此事备受关注的重要原因。公安部《警察八不准条例》明文规定:不准酗酒;《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规定:严禁酒后驾车。去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也和警察身份不符。

此时场面混乱,但很快,双方被众人劝开。没有人亮明警察身份,也没有人报警。

22时14分,一直被劝说在一边的林松岭又走到歇在一边的警察面前,抬手又是两下。

此后还对着齐新的头部,又猛拍一砖,当即见血。

一度相对克制的警察此时愤怒起来,冲过去将林松岭打倒在地。林松岭的上衣白衬衫被扯掉了,光着上身的他挣脱开后,奔跑到酒吧空地的另一侧——正在建设的地铁护栏处。

网络上的视频在这里中断,有网友称那是探头的死角。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哈尔滨警方事发当晚,就掌握了网络没播出的后半段视频。

但在19日,林松岭的家人及律师才从警方处看到了后半段视频,22岁的林松岭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殴打致死的。

林松岭的死亡

10月18日,黑龙江省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哈尔滨公安局副局长卢洪喜称:“林松岭跑到地铁工程铁板护栏处后死亡。”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参与了当事人的律师笔录过程。见证全过程的朱婧(化名)描述:“林松岭被追到护栏处,被3个人围着厮打,看样子好像要打停的时候,那个穿浅色衣服的人(齐新)走过去说‘还有这小子一个’。4个人又继续踢打林松岭,林松岭抱着头在那。”

此时,杨森已经被一个警察掐住脖子制服。他冲潘兴喊:“你去看看松岭怎样了。”潘兴过去,看见四个人围着躺在地上的林松岭踢,潘兴说:“哥,别打了。”但其中一人回头揪住潘兴的头发摁住他,4个人回过头打他。潘兴说:“我跪下抱住头,抬头时候已经没人。”

朱婧一直在边上看着,是她打110报的警。花园街派出所接到指挥中心报案后,给朱婧回电话问:“闹事是在酒吧里,还是酒吧外?”

焦急中的女孩并不知道糖果酒吧里属于铁路公安局管辖,外面才是花园街派出所的辖区。这是因为酒吧所在的建筑属于铁路。她说:“现在在外面打。”警方同意出警。

事发后,林松岭的继母郭女士问几个孩子:“媒体上报道说松岭向警察提了一个人的名字,提人没?”几个当事人称:“提人了,3个字,不记得叫什么。”郭女士问:“是不是张庆新?”几个当事人点头。

《中国新闻周刊》询问张庆新是何人,得到的是一片沉默。从网络搜索,张庆新是哈尔滨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一名中队长。几个当事人承认,当初几个警察打林松岭时候就骂道:“让你提人,就打你!”但不知为何,被提到的人又被网络演绎成为“哈尔滨市政协主席邹新生”,还是死者的舅舅。

10时20分,杨森的父亲杨乐群接到车亮打来的电话,“我们被人打了,叔你快过来!”他和妻子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我儿子身高,体重260斤,还被摁在那;车亮也被摁在地上。”杨乐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个动作给杨乐群的印象很深,如同电视中的拘捕画面。

车亮努力仰着头,冲着他喊:“叔,快去看看松岭,他刚才叫得不行!”杨乐群跑到林松岭身边……“120”赶过来后,看了看林松岭,人都没动就走了。

此后便是一片混乱的协调。花园街派出所的警员过来,按照归属权分类,酒吧内的争执归铁路公安局管,酒吧外的斗殴归地方派出所管。

当事人家长已经知道有铁路公安局的警察参与斗殴,他们不同意铁路公安局接手此案。

杨乐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铁路公安局的人犯事,铁路公安局管辖,我们哪里信得过。”当时,他并不知道,在这6名警察当中,也有地方警察。

一直纠缠到午夜,哈尔滨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等人赶到现场,这起案件才定下归哈尔滨公安局管辖。




引文来源  哈尔滨警察打人致死案最后3分钟录像内容披露_深度报道_新闻_腾讯网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